新手陪駕
當前位置:首 頁 > 新手陪駕

彌補駕校學車不足,新手汽車陪駕,請選正規陪駕公司

作者: 來源: 更新時間:2011-7-1 18:56:38 瀏覽次數:768

交規考試可以遠程控制;路考時師傅可以遙控考試……暑期已到,各大駕校又迎來了生意旺季。然而,伴隨著駕校生意的興隆,學員和駕校都想越快拿到駕照越好,因此種種應試對策也就應運而生,為諸多“馬路殺手”的誕生埋下了伏筆。

  不少拿到駕照的“本本族”,因為根本無法上路開車,只得去陪駕學校再“回爐”學習,陪駕學校大熱,一些“黑陪駕”也應運而生。

  在無資質的“黑陪駕”處練車技,出了事故誰負責?業內人士告誡,治本之道在于學車時踏踏實實,按部就班考試。即使要去陪駕學校“回爐”,也要找正規公司并簽訂協議。

  讀者投訴交規考試可遠程控制

  “駕校作弊太嚴重了,像我們這些新駕駛員,一上路極有可能成為‘馬路殺手’! ”劉先生在閔行區一家駕校報名學車不久之后,就致電本報,發出了這樣的驚呼。他發現,駕校內部的培訓可謂“問題重重”。

  劉先生拿交規考試來舉例。因好多年沒有摸過書本,對復習方法完全不在行,劉先生光交規考試就考了3次。 “考到后來我自己都心灰意冷了,一邊看書一邊直搖頭,這時同車學習的另一個學員卻看著我苦惱的樣子偷笑。 ”劉先生告訴記者,那名學員告訴他,要通過交規考試其實不用這么辛苦地看書、背題,“只要給師傅交300元錢,就可以輕松搞定。 ”劉先生將信將疑,但還是這樣去做了。

  “交了錢之后再去考試時,發現電腦都不是自己控制的。一個題做好以后,電腦下方會自動提示下一道題的答案,只需點擊答案即可,貌似有人在‘遠程操作’,讓我驚訝不已。 ”劉先生告訴記者。

  而在接下來的培訓過程中,劉先生發現駕校的作弊情況還不止于此。大路考200元、小路考200元,倒樁200元,把錢給師傅,師傅都可以搞定。劉先生說,有時候還有“通包”價,一次性付錢,所有項目考試都可“打包”通過,“一般‘通包’的行情價是800元。 ”

  業內人士考試作弊“一條龍”服務

  “考場歪風催生 ‘馬路殺手’,這其中有一條完整的利益鏈條。 ”日前,記者就劉先生反映的情況采訪了一位資深駕校教練史師傅。史教練告訴記者,劉先生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只不過每個駕校的操作方式不一樣而已,“但一般大同小異”。

  “比如,有的人車其實開得很好,但交規就是考不出。怎么辦?駕校也不愿意失去這個學員,自然會為其想辦法,最簡單的就是花錢‘買’通過。 ”史教練告訴記者。而在倒車考試中,因為不少駕校都不是封閉式的,學員在考試時,師傅都能清楚地看到整個過程,只要學員將手機開成“免提”狀態,師傅就可以一步步提醒學員,達到“遙控”的效果。 “現在都是電腦考試,而電腦只能監控到考生在操作時有沒有壓線,或者撞到桿子,而無法監控到對話聲音。用手機來遙控考生,正是鉆了這個空子。 ”

  “小路考有時更為放肆。 ”史教練說,小路考有必考項目和抽考項目,曾有個別師傅在學員考完必考項目后,中途調換其他人來幫忙代考抽考項目。但史教練也表示,找人替考的情況“比較少見”,更多的是交幾百元的“保過費”,之后考生便可“高枕無憂”,坐等成績合格。

  記者調查不規范多發生于“承包車”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了解到,這種“考場貓膩”的行為多發生于 “承包車”。所謂“承包車”,即車輛是屬于教練私人所有,但掛在某個駕校的名下。駕校接收了學員之后再轉給教練,由教練用自己的車對學員進行培訓,駕校從中抽取提成。 “學員越多,教練的收入也越多。如果學員一直考不出,便會長時間占用教練的資源。因此,教練便會想各種辦法讓學員以最快的速度通過。 ”史教練說。

  “不少教練都是用‘應試教育’的心態來教學員。”史教練感嘆,只要學員考過了,教練的任務也完成了。至于開得好不好,到路面上遇到交通事故怎么處理,跟教練一點關系都沒有。 “教練缺少責任心,是催生‘考試舞弊’現象的直接原因之一。 ”

  “本本族”有本不敢開無奈找“陪駕”

  “車是學出來了,但我根本就不敢開。”另一位讀者吳小姐告訴記者,她完全沒有了剛領到駕照時的欣喜。吳小姐告訴記者,她學車時有學時的規定,但師傅根本沒有讓她學那么長時間。一周只能去一次,考試時也是請師傅幫忙,那時候覺得師傅 “真好”,現在才知道是害了自己。

  吳小姐說,事到如今,面對有車沒法開、有車不敢開的窘境,她不得不到網上找“新手陪駕”。 “1000元5次,一次1個小時。價格雖然有些高,但總比直接上路安全。 ”

  “但在駕駛的過程中,還是與其他車輛發生了碰撞。”吳小姐說,自己的車又不像教練車副駕駛上有剎車,遇到情況,陪駕竟無動于衷。她這才知道,自己找了個“黑陪駕”,對方只會開車,根本不懂如何處理突發情況。

  其實,曾有人提出應該將駕駛證分為“新手”、“熟練”、“資深”等幾個等級,或采用讀卡器反映駕駛人的行車里程,以區分駕駛人的技術狀況,進行針對性的管理。但要給車輛配備插卡器,就必須要求駕駛證有數字儲存功能,這些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完善。“從維護社會安全的角度而言,應該對駕照的發放與審查進行更嚴格的監管。 ”吳小姐認為。

  陪駕學校市場太火爆留神“黑陪駕”

  像吳小姐一樣的“本本族”比比皆是,各種陪駕學校也應運而生。和交規考試的樁考、小路考和大路考三項相比,陪駕學校的培訓內容更注重實用性,項目也更為細致。“駕照僅僅是一個資格證明,要真正能夠游刃有余地上路開車,需要了解的東西非常之多。”陪駕學校人員告訴記者。如今陪駕學校蓬勃發展,有周末全天陪駕訓練的,還有專門針對白領“朝九晚五”工作作息的陪駕時刻表,在每天下班后訓練幾小時。

  這名陪駕學校人員告訴記者,陪駕市場剛剛興起,現在是魚龍混雜。 “由于學員不了解,目前 ‘黑陪駕’情況較普遍。”據介紹,正規的陪駕學校在陪駕前都會和客戶簽訂陪駕協議,詳細商定陪駕期間的諸多事宜,且教練需持有 《教練員證》。而 “黑陪駕”,則是無協議、教練也無相關資格證明的陪駕公司甚至個人。 “黑陪駕目前生意也不少。但跟黑陪駕學車,萬一培訓過程中出了意外,問責機制不明確,學員維權較為困難。”

  該陪駕學校人員特別提到,如今有的“本本族”因貪圖方便,會直接和自己之前考駕照時的師傅聯系,給點錢,用師傅的私人時間幫自己 “陪駕”,或通過朋友關系找到口碑較好的學車師傅,通過私人關系付費之后讓其“陪駕”。 “雖然此類人員技術可以保證,也的確是駕校人員,但由于并不是專業的陪駕學校,這些師傅也屬于‘賺外快’的性質,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也很難承擔責任。 ”

  ◎記者手記

  讓我們多一份社會責任感

  采訪中,記者發現,如今有不少駕校單純追求通過率,追求學員的 “速成”,以便讓駕校接納的學員有更高的流動性,不少考試都會由駕校教練暗中“指導”或直接親自“操刀”,全然不顧學員究竟學到了些什么。一些駕校也有自己的理由:學員出錢學車就是為了考張駕照,上路開車是一個熟能生巧的活,要將學員在短時間內完全培訓嫻熟,不太現實。

  其實,拿到駕照固然重要,但更要緊的無疑是學到真正的駕車技能。如果將學會開車全指望學員脫離駕校之后的自行操練,那駕校存在的目的何在?駕校培訓中,應教授給學員一些真正有用的東西,而不只是簡單的倒樁、小路考等。

  駕校的“應試教育”,是“陪駕”行業興起的主要原因之一。學員如能在駕校學到更多東西,很多人也就無需再另行找教練陪駕練車。另外,因故一定要找陪駕的,務必去那些正規的陪駕公司,查看教練的相關證件,并應簽署相關協議,以便事后維權。

  “學員拿到駕照后出車禍,關我什么事。 ”很多駕校教練這么想。從法律的角度,確實沒有關系,但如果駕校教練都本著這樣的態度,誰又能保證,車禍不是發生在你我的身上呢?

  也許,無論從駕校角度,還是教練的角度,都應該多一份社會責任感。這不僅是為社會運行增加效率,最為重要的是,駕車上路事關人的生命安全,馬虎不得。

  教練車方向盤找不到“北”

  相關部門:學員可舉報“帶病車”

  □晚報記者 茅冠雋 祝玲 報道

  “不是車技不達標,而是栽在破舊不堪、性能極差的考試車上! ”近日,市民王小姐向晚報反映,她考駕照時的教練車方向盤竟然是歪的,這直接導致了她考試未通過。

  ■讀者投訴

  教練車方向盤竟是歪的

  王小姐在模擬訓練時,從未“失過手”,因此參加考試時充滿信心。“可誰知道教練場的車那么差,連方向盤都是歪的。 ”王小姐說,考試時,手中的教練車方向盤若是“擺正”了,車就是歪的,而只有方向盤傾斜時,方位才是正的。前期學員為了找準位置,竟自己用筆在方向盤上畫上箭頭作為正向的標記。

  王小姐考試時,有一個項目是將車速加到30碼,可是她將油門踩到底也提不到30碼。事后,教練場也承認車輛存在問題。雙方協商后,教練場表示王小姐在補考時,可以提前讓她選車。

  記者在周圍做了一個小調查,不少學過車的市民一致認為,教練車況的確普遍不好。有些教練車離合器踩到底,車子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或者擋桿松松垮垮,難以判斷掛擋是否已經到位。一名市民反映,他開駕校車時,曾經將方向盤拔了出來。“完全就是問題車,太嚇人了! ”

  ■駕校教練

  車況差跟學員不愛惜有關

  “教練車車況差,容易壞,也有特殊原因。”某駕校資深教練宋先生告訴記者,開教練車的都是新學員,對車輛的機械原理并不了解,不知道如何開車才能讓車“舒服”,很容易讓車輛的某些機械磨損過快。

  比如,在半坡起步時,老的駕駛員都是慢慢地放離合器,再松開剎車,這樣一來就不會向后溜車,然后再輕踩油門,車便可以爬坡行駛。新學員由于害怕溜車,往往一邊踩離合一邊猛踩油門,這會對車輛造成很大損傷。 “不是駕校沒錢換車,主要是好車到了新學員手中,損傷率很高。因此,只要還能開、尚未報廢的車,駕校一般不會換,畢竟是要考慮成本的。 ”宋先生說。

  另外記者了解到,駕校教練車車況不好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在一些小的駕校中,車輛都是承包到教練個人的。因此,即使車輛有問題,教練為了不影響學員上課進度,也不會及時送去檢修。

  ■相關部門

  “帶病車”上路學員可舉報

  記者從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相關人員處了解到,如駕校學員對駕校提供的服務質量不滿意,比如覺得教練車有嚴重問題以至于無法訓練車技時,可以將情況反映至該局,他們會核實問題后進行相關協調和處理。“至于教練車是否已經無法使用甚至達到報廢的程度,這需要其他相關部門做出檢測后才能下定論。

  另外,駕校教練車也屬于機動車,并需參加每年的年檢,檢測不達標的車輛,不允許其再作為教練用車。而檢測包括車輛動力性、安全性、可靠性、環保性四個方面。重點對底盤輸出率、廢氣排放、制動性能等進行檢測。

  60歲以上老人學車遭拒成“潛規則”

  駕校:老人反應慢學習周期長教練不愿帶

  □記者祝玲實習生吳敏艷

  晚報訊“我們人滿了,要1年后才能學。 ”、“老人學車,學費8000元。 ”……近日,65歲的周老伯連續問了幾家駕校,對方都以各種理由“婉拒”了他的學車請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練告訴記者,由于老人反應較慢、學習周期長等原因,不愿接收老年人幾乎成了行業內的“潛規則”。

  65歲老人學車碰壁

  按照規定,年齡在70歲以下的人都可以考取小型汽車的駕照,于是,不少希望“老有所為”的老人加入到了“學車大軍”之中,周老伯就是其中的一位。

  周老伯告訴記者,他今年剛退休,原來在單位時有專門的司機接送,所以也沒想到要去學車,現在退下來了,出行不方便,就想自己開車。但他一連問了幾個駕校,負責報名的人員一聽說60歲了,都以各種理由將他拒之門外。有的說報名人數太多,至少要等到1年以后才能學;有的說排不出師傅來帶;有的就直接勸告周老伯這么大把年紀用不著學車了。

  周老伯有些不解,他才65歲,完全在規定的年限之內,駕校卻不接受了。記者采訪中發現,不少60歲以上的老人學車,都沒有想象中那樣順利。 “當時學車,還走了‘后門’。 ”一名63歲的老伯告訴記者,他問了很多駕校,都不接受。后來托關系找到一名駕校的師傅,對方是給朋友的“面子”才愿意帶他。

  駕校稱老年學員太麻煩

  60歲以上老人學車遭拒是行業“潛規則”?昨日,記者采訪了上海市部分駕校,很多駕校負責人并不否認自己拒收老年學員的事實。

  “拒絕接收老年學員,主要考慮到老年人的接受能力沒有年輕人好,他們通常沒有辦法在規定學時內完成教學任務。其次,老年人身體狀況特殊,萬一考試時一緊張突發疾病,駕校處理起來很麻煩的。 ”一名駕校工作人員說,“之前我們就碰到過這類事件,一個55歲的學員考試時由于過分緊張突發腦梗塞了,病情非常嚴重,退學手續也沒能辦掉。 ”

  如果顧客一定要報名也可以,但是報名價格起碼是標準價格的一倍,也就是老年學員若想學車,就必須支付8000元左右的高額學費,駕校會請專門的師傅為他們提供“VIP”服務,一位駕校工作人員說。

  寶山一家駕校負責人則表示,如果老年人一定要學車的話,他們通常建議老年人學自動擋,學自動擋相對簡單,也比較方便,價格大概在5000元左右。但是不保證送上去的報名資料一定會受理,因為現在很多師傅不愿意帶老年學員,老年學員考試總通不過,師傅也跟著著急,就不肯帶了,他們也沒辦法。

  學車年齡放寬到70歲

  上海市駕校培訓行業協會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我國學車報名年齡放寬到70歲,按照規定,各個駕校都不能以年齡大為由拒絕接受70歲以下的老年學員。

  在價格方面,政府并沒有實行統一定價,一般由駕校自己按照市場規律收取,有的駕校可能針對老年人收費會偏高,但是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老年人可能在接受能力等各方面低于年輕人,教練員就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他們今后會加強駕校對于老年學員學車限制以及亂收費等方面的管理,杜絕虛高收費,保障老年人的利益。

  但該負責人也提醒想學車的老人,學車前一定要到指定的醫院進行認真體檢,因為在學開車或者將來開車上路時,難免會遇到突發事件導致緊張,從而可能引發一些如高血壓等潛在疾病。

  老人學車過程中,最好請子女幫忙復習交通法規,上街遛彎兒的時候多認認各種交通標志、標線,多認認車的各種部件,簡要了解一下車的各項功能。總之,老年人學車不管在報名學車之前,還是在開車上路的時候,除了自己要視具體情況謹慎待之,子女也要多費些心思在老人身上。

鸟巢国际娱乐官网 国际股票指数收盘时间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凡乐麻将官网苹果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表 双色球怎么容易中奖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四方棋牌app九线拉王 吉林麻将在那个app可以玩 AG海底漫游开奖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怎么看 经典街机电玩捕鱼 生产大豆蛋白豆筋赚钱吗 龙王捕鱼原版 云南11选5规律 什么职业比较赚钱知乎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